<address id="pf9r7"></address>
<form id="pf9r7"><nobr id="pf9r7"><meter id="pf9r7"></meter></nobr></form>
    <form id="pf9r7"><nobr id="pf9r7"><progress id="pf9r7"></progress></nobr></form>

    <span id="pf9r7"><th id="pf9r7"><th id="pf9r7"></th></th></span>
    <noframes id="pf9r7">

        <address id="pf9r7"><nobr id="pf9r7"><progress id="pf9r7"></progress></nobr></address>

        構建"平臺+"產業生態體系 加速制造業數字化產業供應鏈轉型

        翁航 托比網 2021-10-08 14:25:35

        摘要:社會經濟發展可通過制造業數字化轉型得到全新動力,制造業借助于互聯網技術、大數據以及AI等時代信息技術,可全面促進工業互聯網時代發展工作,構建出“平臺+”產業生態體系(以下簡稱“產業體系”),讓制造業向數字化產業供應鏈的轉型進度得以提速。文章從分析當前制造業發展環境出發,對平臺+產業體系與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過程階段、兩大基礎要素進行闡述,再結合轉型進展與現狀分析,對未來工作進行展望,以快速構建“平臺+”產業生態體系,達到促進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目標,供參考。

        關鍵詞:產業生態體系;互聯網技術;制造業;數字化產業供應鏈;企業戰略

        前言:我國當前經濟發展主要支柱是制造行業,對其進行數字化轉型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在制造業向數字化方向進行轉型過程中,產業體系為其提供有力支撐,有益于建設出人、機、物三位一體的網絡平臺,全面促進制造業和信息技術之間有機結合,有效提高制造業數字化、信息化以及網絡化的發展進程。由此,我們應緊緊把握住新一輪科技革命所提供的機遇,將制造業高品質、高水準發展作為主要發展目標,不斷深入研究制造業數字化轉型方面工作,為經濟發展注入全新活力。微信圖片_20211008142619.jpg

         一、當前制造業發展環境

        (一)協同化發展

        現階段“產業體系”這一概念得到制造業界廣泛認可和實際運用,以互聯網為基礎開展的分布協同化發展環境應運而生,制造業整體發展模式從串行異構逐步向協同化發生轉變,可有效減少企業在發展過程中的研發時間和成本投入,借助于創新驅動力使制造業當前發展模式更加具有個性化。

        (二)智能化生產

        “平臺+”直接面向企業、生產、材料、員工等多項制造要素,借助建設精確、實時的信息采集系統對線管數據開展分析,達成生產閉環控制體制,進而使制造資源可以精準配置,全面提升制造生產工作中的精細、靈活、柔性程度,讓企業生產工程中具備智能化的重要特點。

        (三)延展性服務

        制造企業借助于“平臺+”產業體系,可以實現對生產產品生命周期全過程實施檢測,并且還能夠對用戶進行遠程指導,提供運行維護、故障分析等增值類型的服務,同時還能夠和金融行業達成跨行業合作,依據產品特性開發出融資租賃等相關業務,使得當前制造業服務質量以及服務范疇都得到很大拓展。

        二、“平臺+”產業體系與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過程階段

        傳統生產制造型企業向數字化企業轉型,要實現生產一體化,是一個非常復雜的過程,主要有以下六個方面的“一體化”。

        首先是裝置設備的一體化,即聯合生產裝置,以及配套的各類環保、能源裝置,必須具備一體化的關聯性。生產中控大廳中管控的裝置除了主產品產線裝置外,還有輔料裝置,以及很多的風、水、電、氣等生產準備設備。實際上,想要完全協調一致配套地實現生產過程聯合裝置的密切吻合,必須把各個生產線單元裝置整合成一個系統,建立一個大型的中央控制室。

        第二個是網絡物聯一體化。從總部到各個分工廠,從控制層面到安全層、到視頻監控層、到管理層都是相互牽制關聯的。而它們從功能上看各自又是獨自系統,網絡必須各自獨立。

        第三個是信息系統一體化。各個信息系統之間流程和數據是相互關聯的,各個不同的應用系統的數據有著密切的先后關聯關系,需要集成與協同處理。

        第四個是數據關聯一體化。企業經營過程中各個環節必須消除數據孤島、打破數據屏障,比如化驗室品質管理系統LIMS、計量過磅統計管理等各個數據的異構通訊和整合關聯,實現統一數據共享平臺。

        第五個是管理流程一體化。從工廠的生產調度集中管控中心管理流程,到以能源和裝置產能計劃為中心的MES系統,以及生產資源計劃為中心的ERP經營管控系統,管理流程在不同維度,它的流程是不一樣的,需要統籌兼并的協同作業。

        第六個是平臺共享的一體化。不管是企業經營管理平臺、行政辦公管理平臺,還是生產控制平臺、安防監控管理平臺,各個平臺上的各應用系統之間也有著不可分割的關聯關系,中控管理需要共享并靈活切換。

        三、“平臺+”產業體系的數字化兩大基礎要素

        產業體系的平臺化轉型中,數字化、智能化體系有兩個基礎的要素:第一個是主數據與監管體系的統一,如果這個沒有統一,那么之前說的統一平臺之類都很難實現。第二個是流程和智能化技術的統一。在建立企業的時候,要敢于打破現有傳統觀念。這里就會涉及到創新性作業流程以及智能化技術的顛覆性應用,是否從原來的輸入、輸出、活動、對象、客戶、價值、資源和風控這八大流程要素框架中脫胎換骨出來,設計出適應數字化運轉的公司經營模式。

        總之,在產業體系的平臺化運作轉型過程中,企業要擁抱數字化,就要將觀念、體系、流程全部以數字經濟的思維模式加以改變?;谶@樣的一個構架,從企業基礎裝置和作業流程上來說,有三大數據交互核心是關鍵:數字化的集成設計工具、數字化的移交平臺工具、數字化工廠的標準規范。

        四、轉型進展和現狀分析

        互聯網進入下半場,數字化轉型成為地區經濟發展的重要突破口;產業互聯網平臺作為重要的基礎設施,成為數字產業化與產業數字化能否實現的基石。如果說改變生活方式的是消費互聯網,改變社交方式的是社群互聯網,改變生產方式的是工業互聯網;那么,在數智科技條件下,能夠將生產生活方式實現貫通并實現“交易平臺+產業數字化”的則是產業互聯網。產業互聯網本質上是產業組織創新,中間層是資本運作、技術架構和商業模式,基底則是產業開放創新生態圈。產業互聯網作為數智科技條件下的產業組織者,依賴于多創新主體的協同推進機制。當前,大量產業互聯網還處于探索階段,迫切需要重識產業互聯網技術的邏輯、資本的邏輯、商業的邏輯、產業的邏輯、生態的邏輯,以便更好地服務數字化轉型與產業組織創新。

        盡管“互聯網下半場”并不足以完全反映新一輪業態創新、產業變革與科技革命,但的的確確是以互聯網技術為代表的信息技術,從諸多新技術中脫穎而出,并對產業革命與產業發展起到了獨特作用?!盎ヂ摼W上半場”更多的是借助以互聯網技術為代表的信息技術,從物理空間向虛擬空間上走,打破人們生活方式、企業經營發展、產業組織發展的時空局限,產生更大的、直接或間接的經濟社會效益以及消費體驗。在這個發展過程中,人的生活更加便利和泛在,甚至有些產品和終端成為人的“第六感官”;企業從區域小市場到全國大市場、國際大市場,在一個細分的“長尾市場”就可以做的足夠大;產業發展則從大企業的中心化,到平臺企業的去中心化然后再中心化。更進一步而言,互聯網上半場更多是借助“互聯網+行業”的模式,涌現出了很多B2B、B2C、B2B2C平臺企業,這些平臺企業改變了人們的消費方式、生活方式、生產方式;越是一些并沒有充足行業經驗、產業基礎、市場慣性的人或企業,越容易成為互聯網上半場的先鋒。

        “互聯網下半場”更多的是借助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移動互聯網、5G、尤其是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從虛擬空間向智能終端中嵌、從智慧感知到智能運用,最終用供需兩邊通吃、跨界融合的產業思維打通生產方式與生活方式,形成一種新的經濟形態、產業結構、組織方式與增長方式。如果說“互聯網上半場”是通過2B、2F最終2C,從信息經濟到平臺經濟;那么“互聯網下半場”既可以通過2F、2B搞工業物聯網、產業互聯網來改變生產方式,也可以通過2C從改變消費方式到改變生活方式,最終實現生產方式與生活方式的貫通,生態經濟成為平臺型企業的重要發展能力。在這個過程中,只有底盤強大的行業+互聯網,并借助互聯網×人工智能,才能成為新一輪業態創新與產業變革的引領者。所以,互聯網上半場是借助C端流量、市場需求反向配置生產資源,從人們的消費方式、生活方式到生產方式;在互聯網下半場,不是單純地搞改變生產方式的局域網、封閉的工業4.0,也不是單純地進行生產方式的智能化升級改造,而是在消費反向決定生產的基礎上,再造新型產業組織方式。

        基于互聯網發展的平臺公司,被有的人分為“C端業務”、“B端業務”,前者被視為消費互聯網,后者被視為產業互聯網。如今,狹義上的產業互聯網是指以生產者為主要用戶,通過在生產、交易、融資和流通等各個環節的網絡滲透從而達到提升效率、節約資源等行業優化作用,通過生產、資源配置和交易效率的提升推進產業發展,帶來全新管理模式、服務機制、服務體驗的產業形態。而廣義上的“產業互聯網”,則是面向生產者、消費者等用戶,通過在社交、體驗、消費、流通、交易、生產等各個環節的網絡滲透從而達到優化資源配置、加速敏捷供應、提高消費體驗,最終將生產方式(技術構成+組織方式+管理模式+服務模式)與生活方式(消費模式+社交模式+消費體驗)全面貫通的產業形態。當前,產業互聯網已成為“數字中國”戰略的重要內涵以及重要途徑,但對于產業互聯網的認識還存在很多迷霧,因而對于產業互聯網的實踐還存在不少誤區。

        創業成長、企業發展、產業創新等價值再造,核心是把握生產與消費的新趨勢及其相互的關系。在以往工業經濟與商業經濟條件下,生產主要提供的是工業品、消費品,產生了很多制造商、供應商;消費往往講求客戶、需求、營銷網絡等,產生了很多代理商、采購商。從生產到消費是一個以正向為主(生產決定消費)、反向為輔(消費反向決定生產)的鏈條式的供應關系,工業與商業、生產與消費以及行業與行業之間具有一定的界限,也從根本上決定了產業價值鏈的存在。伴隨互聯網經濟崛起,無論是信息技術還是平臺模式的推廣應用,生產供應方式逐步從工業品、消費品向消費互聯網、社群互聯網,再向產業物聯網、產業互聯網等方向發展,在此條件下出現了大量電商平臺、APP、云平臺等。與之相適應的,在消費端、客戶端上越來越強調流量、終端、社交、數字、內容、場景、體驗、觸點網絡等。

        在此背景下,大量介于生產與消費、工業與商業、行業與行業之間的平臺型企業涌現,打破了以往賣方與買方、上游于下游、供應與消費的關系,甚至成為新型產業組織者、商業生態建設者、開放創新生態建設者等。這其中,很多產品(服務)不再是單純的產品(服務),有的是新場景、有的是智能終端、有的是社交生態等;很多產品(服務)的交易關系從F2B2C轉化為B2B、B2C、F2C、F2B,銷售渠道越來越短、銷售客單越來越批量、供應越來越敏捷,甚至出現了用戶深度參與生產的前道環節等;而很多產品(服務)的生產過程與消費過程有機結合在了一起,起到了一定的產業組織作用。

        產業互聯網的核心價值是超越時空局限、鎖定技術門檻、重塑產品形態、穿透商業疆域、走出企業邊界、跨越產業界限,其頂層設計是站在產業組織的高度上,根植產業開放創新生態圈,在“交易平臺+產業數字化+供應鏈金融”的中間件下把產業重新做一遍。

        在政府、研究單位、院校以及制造企業等多方面共同協作下,我國當前“平臺+”產業體系在建設中取得良好成果,具體如下。

        (一)產業互聯網平臺愈發完善

        首先,平臺規模得到一定擴展?;ヂ摼W平臺發展至今,平均設備連接數已經超過69萬,工業協議兼容數目超過125個,并且工業模型數量已成功突破1110個大關。其次,平臺應用層面更加深入?,F階段產業互聯網平臺已經延伸到機械、化工、鋼煉等30多種行業之中,使得制造業整體體系質量、效率以及動力得到全面創新改革。最后,平臺安全性具有良好保障。我國現階段已經建設出由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以及產業企業三方面聯動安全監管系統,服務企業超過9萬個,產業互聯網相關平臺超過130個,已經全方位制定出互聯網安全檢測處理體系[3]。

        (二)信息體系更加健全

        產業互聯網平臺擁有狀態感應、實時分析、有效決策、準確執行等閉環體系,以保證數據能夠自由流動為前提,促進物料、資本以及人才等相關資源的全面改善。首先,其能夠讓信息采集水平得到提升。隨著當前產業互聯網平臺得到廣泛部署和使用,也使得制造業設備數字化迭代進程加速,從而讓信息采集水平得到顯著提升。其次,還能夠有效提升數據傳輸效率。當下5G、IPV6、軟件定義網絡等諸多新型網絡科技不斷發展,讓制造企業內部網絡和外部網絡體制得到健全發展,使其具有低網絡延遲、可靠性等特點。最后,可顯著強化數據分析功能。當前工業互聯網平臺和新型技術之間持續融合,可以全面發掘出數據內在潛力,在不同場景加以運用,可讓資源分配整體效率得到全面提升[4]。

        (三)融合技術應用層面不斷深入

        首先,當下量化融合標準體系得以優化,至今共計頒布5條國家級標準和1條國際化標準。其次,兩化融合制度貫標得以不斷進行,引導企業數已超出15萬家,使企業能夠進行兩化融合自我評斷工作。最后,試點示范項目持續增加。至目前為止,共計遴選出184個制造業和互聯網技術之間結合發展、138個服務式制造、301個智能化制造試點示范項目,加快新型產品的開發,不斷衍生出新型產業,進而提高經濟社會創新水準以及完善產業結構[5]。

        五、未來工作展望

        (一)借助政策支持,優化頂層設計

        首先,政府部門應出臺針對大數據、互聯網以及AI等新型時代技術和制造業創新結合的相關政策,切實解決制造業和互聯網平臺融合發展過程中所出現的機制以及體系方面問題。其次,要規劃出制造業數字化產業供應鏈轉型未來三年的具體方針,讓企業在開展數字化產業鏈轉型方向得到指引。最后,還要積極制定出關于數字化轉型和網絡協同等相關工作規范[6]。

        (二)致力于平臺建設,全面發展“平臺+”產業體系

        首先,要跨行業、跨領域選擇出優質企業互聯網平臺,同時制定出一系列可復用、推廣的平臺解決方式;其次,要確保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相關工作得到有序開展,進而建設出能夠相互嵌套和具有集成創新特點的平臺體制。最后,著力建設工業互聯網示范區,全面建設平臺體驗試點以及示范基地,促進平臺應用能夠由點至線、由線至面[7]。

        (三)深入融合運用、加強數據深度賦能

        首先,要結合工業大數據、信息物理以及制造企業云等方面,不斷促進互聯網平臺和制造業之間融合、制造業智能化等試點示范。其次,還要聚集產學研發等多方面力量,攻破核心技術難關。最后,參考《數據管理評估模型》具體規范,通過貫標評估方式切實提高制造企業數據管理水平。除此之外,還應加強生態建設,創建產業和諧發展環境,充分借助于創業板以及科創板等相關政策扶持,促進“平臺+”產業體系發展,實現制造業向數字化產業鏈轉型發展。

        六、結論

        綜上所述,通過建設產業體系,使制造企業之間達成發展共識,在制造業進行數字化轉型過程中具有關鍵意義。產業內部利用平臺開展深入合作、協同發展,進而讓制造業數字化轉型進程得到提速,在我國向制造強國發展過程中提供有力支撐。

        參考文獻:

        [1]余東華,李云漢.數字經濟時代的產業組織創新——以數字技術驅動的產業鏈群生態體系為例[J].改革,2021(07):24-43.

        [2]劉暢.許憲春:數字化助力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競爭力[J].中國經濟評論,2021(02):36-37.

        [3]馮偉.構建“平臺+”產業生態體系  加速制造業數字化轉型[J].軟件和集成電路,2020(09):76-77.

        [4]高山. 激發工業數據資源要素潛力  構建數字產業化生態體系[N]. 中國電子報,2020-07-03(003).

        [5]徐建華,孫虎,董炳艷.我國應急產業培育模式研究——論打造兩大應急產業生態體系[J].中國軟科學,2020(06):22-29.

        [6]龔羽.以科技創新引領新型產業生態體系構建——以河南工業轉型升級為例[J].決策探索(下),2019(11):12-14.

        [7]潘慧.中大創新谷:創建“六眾”平臺體系  為產業創新提供生態孵化服務[J].廣東科技,2018,27(08):34-38.

        日韩a一级欧美一级,αv无码播放一级毛片免费,乌克兰11一13性XXXX
        <address id="pf9r7"></address>
        <form id="pf9r7"><nobr id="pf9r7"><meter id="pf9r7"></meter></nobr></form>
          <form id="pf9r7"><nobr id="pf9r7"><progress id="pf9r7"></progress></nobr></form>

          <span id="pf9r7"><th id="pf9r7"><th id="pf9r7"></th></th></span>
          <noframes id="pf9r7">

              <address id="pf9r7"><nobr id="pf9r7"><progress id="pf9r7"></progress></nobr></address>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